中心新闻 News
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
电话(传真):025-89686720
邮箱:xddsecretary@nju.edu.cn
地址: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杨宗义楼
邮编:210023
网址:www.njucml.com
中心新闻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新闻 - 中心新闻

沈卫威:现代大学精神正在薪火相传 | 大众·讲坛

发表时间:2017-12-4阅读次数:52


图片摄于:大众书局·无锡恒隆店·锡报书房


从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到“口同声”

1905年科举废止后,取法外国的大学教育成为更加关乎国家、社会、个人的公众行为,特别是1912年,中华民国的成立为现代大学的确立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大学的命运与一个新兴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重建捆绑在一起。

自甲午海战败了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很气愤,朝野上下一致认为要学外国,进行改革。国内舆论压力之下,清政府任命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和南开大学的创办人严修前往日本考察学制,回国后的他们揭开了“异口同声”改革的帷幕。

1902年,是清王朝在屈辱中艰难地迈入新世纪的第二年,在日本教育家的建议之下,作为“官话”的“京城声口”被中国文化精英阶层中的有识之士有意识地确立为中国的“国语”,在京、津等地逐步向全国推广。这是与国家、民族的统一大业发生重要关联的一年,更是中国的文化教育借助维新变法再起之势,摆脱激进政治的绑架,发生新的稳健的转折的开始。

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文化共同体内,“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的大一统观念中,从此又多了一个“口同声”。这如同18世纪罗蒙诺索夫(1711-1765)以莫斯科语为基础,规范俄语的词汇,创造统一规范化的俄罗斯“国语”。


中国最早的一批现代化教师来自日本

“当你走向世界,你的世界观改变了之后,价值观也随之改变,当价值观改变之后,人生观也随之改变。”沈卫威说。1903年,在吴汝纶、严修主张下,清政府命张百熙、荣庆、张之洞以日本学制为参考拟定学堂章程,实行全民教育,对国民影响最大的一点是先办师范。

当时的清政府,请来了许多日本老师,为国人传授课程,将“经史子集”的“四部之学”细化到包括“文理工商法农医”的“七科之学”。

在先行培养完一批合格的小学老师之后,民国政府就办小学,小学办完了办中学。1912年,中华民国政府下令,要在全国办北京、南京、沈阳、武昌、成都、广东六所高等师范学校,培养中学老师。到了1928年,中国的大学初具规模,六所高等师范学校除北京高师外都改成了国立大学。有了大学之后,下一步开始设立中央研究院,完成了中国教育的四步阶梯。1928年,中国形成了现代学术体制。

体制变革给民国大学与民国文学带来的生机和活力是巨大的,也是个体力量所无法抗拒的。1930年2月初,新文学作家刘大白起草的《教育部通令中小学校励行国语教育》(禁止采用文言教科书,实行部颁国语标准),使得中国的文学在这一年真正达到了统一。

“皇权终结,三纲五常的伦纽松解,每个人成为‘公民’,不是皇帝的奴才、不是爸妈的孝子、不是爷爷奶奶的贤孙,是一个在法律许可范围内自由的公民,这是十分重要的。”沈卫威说。当时胡适说过一句话:我能在中国推广白话文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科举制废除,从事自由创新的个体不会再像“戊戌六君子”一样因变法被慈禧一声令下而遭砍头了。


现代大学精神薪火相传

沈教授十分看重于女性读书,他认为,女孩不接受教育是没办法实现男女平等的,更何谈参政议政,何谈女性独立。

民国的大学有三个源头,一种是学习日本办了很多师范学校,一种是政府公办的大学,还有一种是外国传教士办的大学。这种格局一直持续到新中国成立。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以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为代表的激进派,倡导白话文、批评和革新,以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浙江大学为代表的学衡派,主张尊孔、坚守传统,不允许新文学进课堂。两派虽不至水火不容,暗中较劲与排斥倒时有发生。

民国体制下的教育立法和相关的文学及学术制度的建立,是一种行政化的行为,而对传统文学精神和文学形式坚守的人,或传统学术范式的守护者,在如此情况下都面临生存的艰难,或遭受所谓的横逆。

1947年8月26日,胡适飞抵南京,在筹备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选举之事外,以北大校长的身份晋见蒋介石,提出发展科学教育十年计划,并以此作为宪法专章中“教育文化”的具体实施。

胡适写了《争取学术独立的十年计划》。胡适在这篇文章中建议,在第一个五年里,挑选五个大学,用最大的力量培植他们;在第二个五年里,再挑选五个大学,用同样的力量培植他们……然而,胡适关于两个时段各重点扶植五所大学的想法,在当时的内战中根本无法实现。这一愿望直到20世纪末,改革开放20年后的教育体制下的“985工程”尝试才得以实施。

“回顾中国建立现代大学的尝试,至今为止,我觉得最值得我们传承的还是陈寅恪先生所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只有追求这种精神,现代大学才会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沈卫威说。


图片摄于:大众书局·无锡恒隆店·锡报书房



沈卫威我的学术成果是用腿跑出来的


“鲁迅先生说:‘无论做什么,连做十年一定能成为专家。’秉承这个信念,我用十年时间去关注民国的大学,最终出版了这本《民国大学的文脉》。”沈卫威教授说出这句话时,既无炫耀,也没有沾沾自喜,只是语调平和地讲出了一个事实,惟有长期专注于某个领域,才能做好你想做的这么一件事。紧接着,沈卫威从为他专门准备的座椅上站了起来,并略带羞赧地笑了笑:“实在抱歉,当老师久了,讲课还是要站起来才好。”

现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的沈卫威教授现已年近耳顺之年,但当他开始讲课时,无论台下坐的是在读的学生,还是毕业已久的社会各界人士,他都秉承着一份对讲台的尊重,对自己“老师”这一职业的尊敬,在讲课前,面对坐着的“同学们”,他要“站起来”。


与无锡国专有段学术缘分

2016年,在福州市南后街宗陶斋和香港中环集古斋画廊,年逾九旬的学者陈祥耀教授举办了个人书法展览,展览吸引国内众多文化界、学术界人士前往观展。“这位陈祥耀教授是我的师爷,也就是我老师叶子铭的老师,此前我曾专程到福州拜访陈老先生。”沈卫威说,而陈祥耀教授便是无锡走出去的当代学术大家。

陈祥耀教授是内地著名书法家,出生于1922年,福建省泉州市人,毕业于无锡国学专修学校,长期执教于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为国内研究古代文学的著名专家。他现任中国韵文学会、福建省诗词学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名誉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沈卫威介绍,陈祥耀教授不愧为负有盛誉的闽省“国学”名师,他参与《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元明清分支的编辑(清代诗文词部分)、撰稿工作;又参加《鲁迅全集·古籍序跋集》的注释、定稿工作。这两个重大项目的圆满完成,足以说明他的学术声望。2016年人民出版社为陈祥耀教授刊行《喆盦文丛》三大卷,上卷含《中国古典诗歌丛话》、《唐宋八大家文说》、《五大诗人评述》;中卷含《喆盦文存》、《喆盦文存补编》;下卷含《诗词例析》、《儒道思想论集》、《哲学文化晚思录》。陈祥耀教授今年95岁高龄,仍坚持书法创作,作品充溢着郁勃的生气和生命的激情。

“因为这一层关系,我对无锡时常保持着一种关注,有时候到无锡出差,我会问无锡的朋友,你们知道陈祥耀教授吗?他是无锡国专走出去的学问大家,比较遗憾,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沈卫威说,无锡国专是这座城市的宝贵财富,关于无锡国专还有很多研究工作可以做。


人物传记最难的是坚持立场

沈卫威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包括五四时期文化激进主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思潮,重点研究胡适、茅盾、吴宓,对传记文学写作颇有心得。

“我的学术研究靠的是腿上功夫,除了在图书馆看书、档案馆查资料,很大一部分时间还花在了外出寻访上。我写胡适、茅盾、吴宓这些民国人物,我就去追寻他们的足迹,到他们成长、生活过的地方寻找蛛丝马迹,有时候历经辛苦也一无所获,有的时候也会得到老天的眷顾,获得意外的惊喜。”沈卫威说。

吴宓在中国开创了世界文学和比较文学的研究,为比较文学学科的建立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被尊奉为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先驱和奠基人;他对《红楼梦》研究造诣精深而领有“红学家”的一席之地,享誉中外;因创作了不少尚侠任气又温婉情浓的诗词华章而拥有诗人的桂冠;吴宓终生从教,在近半个世纪的教学生涯中,培养出大批学有所成的知名学者,如钱锺书、季羡林、李健吾、曹禺等皆出其门,被公认为教育家。1990年代初期以来,随着吴宓其人的被发掘与其文的被不断刊印,一位名为“毛彦文”的女性逐渐浮现出来,《吴宓日记》详细记录对毛彦文的爱慕,引起了读书界、学术界广泛的兴趣和关注。不过,很多研究者都缺乏认真求证的精神,甚至在没有求证的情况下就说毛彦文已经去世了。

1999年的一天,作为研究吴宓的专家,沈卫威教授在台北拜访到了毛彦文,这在内地学术界引起了轰动。“做学问,有时候就需要坚持一下,我到台湾寻找毛彦文,也没有花费太大的周折,我问台北的刘绍唐先生,是否知道这个人,他告诉这个人还在,不过已经年逾百岁,要见面要抓紧,最后就见到了。”沈卫威说,他写胡适、写茅盾都秉持这样的严谨精神。不过对沈卫威来说,最难的是在面对一个历史人物时,准确把握其精神内涵、人物特性,并在从事传记写作时坚持下去,有的时候甚至不惜得罪这些历史人物的后人。 (文扬)


编者后记:

10月21日下午,由无锡日报社、大众书局、赋格文化共建的无锡地区首个书店+媒体o2o全民阅读品牌“无锡日报·城市书房”在大众书局无锡恒隆店正式揭牌。挂牌仪式结束后,“无锡日报·城市书房”首场人文讲座邀请了南京大学沈卫威教授,举办了“近代思想文化转型中的中国大学”的深度讲座,沈卫威深入浅出地为大家介绍了中国近代社会转型中大学产生、演变和转型的过程,梳理了民国大学的发展脉络,以及民国大学里的那些人那些事,获得在座的一致好评。

转载自《大众书局》官方微信,2017年10月31日